分分PK10

  • <tr id='p43oIY'><strong id='p43oIY'></strong><small id='p43oIY'></small><button id='p43oIY'></button><li id='p43oIY'><noscript id='p43oIY'><big id='p43oIY'></big><dt id='p43oIY'></dt></noscript></li></tr><ol id='p43oIY'><option id='p43oIY'><table id='p43oIY'><blockquote id='p43oIY'><tbody id='p43oI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43oIY'></u><kbd id='p43oIY'><kbd id='p43oIY'></kbd></kbd>

    <code id='p43oIY'><strong id='p43oIY'></strong></code>

    <fieldset id='p43oIY'></fieldset>
          <span id='p43oIY'></span>

              <ins id='p43oIY'></ins>
              <acronym id='p43oIY'><em id='p43oIY'></em><td id='p43oIY'><div id='p43oIY'></div></td></acronym><address id='p43oIY'><big id='p43oIY'><big id='p43oIY'></big><legend id='p43oIY'></legend></big></address>

              <i id='p43oIY'><div id='p43oIY'><ins id='p43oIY'></ins></div></i>
              <i id='p43oIY'></i>
            1. <dl id='p43oIY'></dl>
              1. <blockquote id='p43oIY'><q id='p43oIY'><noscript id='p43oIY'></noscript><dt id='p43oI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43oIY'><i id='p43oIY'></i>
                亿诚律师丨新公司法对比解析现行法和三次草案(十一)
                阅读次数:4  发布时间:2024/5/20 19:35:14

                640.jpg


                2023年12月29日,第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于2024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公司注册资本々登记制度是重要的修订内容。对此,我所王晶律师从专业角度对新公司法与现行法和三次草案进行了对比分析。


                第七十一条


                640 (1).jpg


                本条是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无因解任的规定。


                董事是由股东会选任产生,股东会当然也有权解任董事,该解任自决议作出之日生效。本款是允许☉股东会无因解任董事。 前已述及,董事与公↑司之间属于委任关系,辞任自通知到达公司之日生效。同理,解任也应当自公司决议作出之日生效。


                对于无正当理由的解任,董事会产生可得利益损失,或与公司产生劳动合同纠纷。此时,该董事可以向公司主张赔〒偿。《 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3条第2款规定,董事职务被解除后,因补偿问题与公司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综合考虑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确定是否补偿以及补偿卐的合理数额。


                本条基本参考《司法解释五》的第三条。董事的解任也被称为董事的罢免,是指董事任期未满时∩公司股东会经过一定的程序和决议使得董事职位被撤销、不再担任董事◆职务的情况。这个跟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很类似,第199条规定,股东可通过股东会的有效决议随时解任董事职务,若董事仍在任期内且其解任并无正当理由,那么董事︼可以向公司请求损害赔偿。


                关于无因解★任董事,在董事与公司关系方面,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明确规定了董事与公司间依据民法上的委任关系的规定。在此学说下,公司ζ作为委任人,董事作为公司的受任人去经营和管理公司,并制Ψ 定决策方案,在此过程中要尽到忠实和勤勉的义务。在委任关系下,公司与董事是依赖相互间的信任而建立契约关系,任何一方均可单方解任该委▃任关系。


                一审ζ 稿之所以使用”补偿“,笔者认为大概是基于无因解除的无过错性,或者跟司法解释的用词保持↓一致。但是二审稿开始修改,新增“无正当理由”体现其过错性,认可了董事还可能是劳动者Ψ的身份,因此适用《劳动法》里的赔偿。


                笔者查看∞论文,武汉大学的李安安、张仪昭《董事离职补偿制度的理论反思与规则再造》里面提到一个案例,在最高法院指导性案例(2020)“最高法民再50号孙起祥与吉林麦达斯轻合金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再审案”中,吉林麦达斯和其关联公司麦达斯控股于2011年、2017年分别任命孙起☉祥为财务总监、副总经理和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负责公司具体事务,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麦达Ψ斯轻合金每月支付孙起祥工资并委托外包公司为其缴纳五险一金。


                2018年麦达斯控股由于“公司内部人员调整”免除㊣ 孙起祥的所有职务。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孙起祥与公司构成委任关系和事实劳︽动关系,理由在于孙起祥从事董事长职务之外的公司其他业务活动,遵守〖公司规章制度,且以工资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法院认为公司与董事的委任关系与劳动合同关系并不冲突,二者ω在符合特定条件时能够重合,甚至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仍可能导致委任关系和事实劳动关系的竞合,并基于此判决被告公司承担《劳动法》第85条所规定的未依法支付报酬的赔偿责任。


                或者有可能是∞要与《民法典》的表述相一致,依据《民法典》对委任合◣同的规定,股东会基于任意解除权解除董事与公司的委任协议,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但笔者还是觉得这有问题。在民法视野中,委任关系视角下采用“赔偿” 的表述◆更为合适,然而却无法体ζ现董事与公司的特殊关系,而且委任关系(因为是一种平等的视角,与劳动法上的从属性不同)不等同※于委托关系。在整体和宏观应然层面,董→事与公司的关系属于具有信赖基础的组织法︾意义上的契约关系。


                笔者查ω 看别的资料,发现叶林老师和朱慈蕴老师认为,董事与公司的关系不属于劳动合同关系,可以解释为商事合同(无名合同)的关系,无卐因解任则应当认定为信赖利益的损失。


                另外也可能是参考了比较法:《日本公司法※》第339条2款规定:“公司负责人及会计监察人已被解任者,就该解任有正当理由的情形外,可请求股份公司赔偿因解任所遭受的损害”。


                《韩国商法》第385条第1款亦规定:“股东大会随时都可以解任董事。但是,在已定董事任期的情形下,无正当理由在其任期届↙满前解任时,该董∑ 事可以请求公司因解任而产生的损害赔【偿。”


                《瑞士公司法》第705条规定:“股东大会有权罢免董事会成员和审计师以及选出的任何授权人员和代表。被解任者有权要求赔偿。”


                但是,上述比较法均显示,只有被无因解」任的董事,是要有一定前提才能要求赔偿损失。董事被无因解任时的补偿请求权,是公司法特有的法定责任形式,是作为董〖事所独有的救济方式。


                一方面,董事的补偿请求并非公司所要承担的侵㊣ 权责任,而是对公司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解任董事所▆要求的公司承担的一种法定责任,不需要故意或者过错等要件。


                另一方面,董事的补偿请求也并非公司所要承担的违约责任。董事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应为公司治理结构所涵盖,不能以实践中个别公司与董事之间可能就补偿事项另行约定。补偿请求权作为对董事的核心救济,系公司法上平衡股东与董事利益冲突的当然选∴择,公司所要承担的是无正当理由①解任董事的无须故意或过失的法定责任。公司在无正当理由解任下的补偿义务乃法定责任□ ,无须考虑公司主观是否可归责,但赔偿的语境是,公司必须存在过错,因此笔者认为,二审稿改为赔偿,实为不妥。


                此外,除了上述◆理由,笔者认为应当是补偿的理由是:1.董事有可能签署了竞业禁止,因此需要补偿;2.信义义务具有较强的职业风险;3.信赖利益损∴失的补偿。


                关于无正当理由解聘董事,其赔偿范围,赵旭东老¤师认为,“董事可以要求公司赔偿的范围,应当是该董事的直接损失以及该主体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可以获得的利益”。比较法上,日本公司法第339条第2款规定了如果解任董事无正当理由,董事可卐请求公司赔偿因解除所遭受的损害,其损害的范围为解除董事因丧失剩余任期内的可得利益。


                韩国商法第385条第1款规定,在任期届满前无正当理由解除董事的,该董事可以请求公司因解任而产生的损害赔偿。台湾公司法也规定了无正当理由解任董█事的损害赔偿,关于赔偿范围,公司法条文未明确规定赔偿范围,但是根据台湾民法中委任契约的规定,董事】的赔偿范围应当是按照契约所能获得的报▼酬,而因解除未获得的部分。


                笔者认为,为了防止未来的争议,可以建议当事人在合同里约定,董事与公司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职务解任后的赔偿问题进行约定则属于聘用合同下关于违约赔偿的问题。董事与公司也可在聘用合同⊙中约定违约金条款,当一方违约←时,另一方可以按照约定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


                如果董事与公司在聘用合同中约定了董事职务解任后的赔偿数额及办法,并且该】约定符合《公司法》和《民法典》的规定,那么该约定即是有效的,当公司出现违约时,董事可以按照聘用合同的约定来请求公司进行赔偿。


                延伸一下,关于董事无因解任的赔偿,在ぷ上市公司章程设计中,被称为“金色降落伞”,是反收购措施的典型代表。它的作用在于⊙当企业遭遇恶意并购而导致企业的控制权发生变动时,根据早已定好的协议规则,需要对管理层进行高额的补偿,以此来吓退恶意收购者。


                金√色降落伞中的“金色”,指的是因为丰厚的补偿带来的金色,而“降落伞”指代的是企业管理层可以在控制权的变动过程中实现平稳过渡。以东方精工为例,其规定了敌意收购时较高额的董事离职补偿,标准为前一年年薪及福◤利待遇总和的十倍以上。


                部分上市公司直接规定,若董事与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在敌意收购解除劳动合同时也可能同时适用《劳动法》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


                在“欧阳宣与深圳市金之彩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美盈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决议纠纷案”中,美盈森公司为收购方,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收购金之彩公司,欧阳宣为金→之彩公司的股东及董事长,在收购后美盈森公司成为金之彩公司实ㄨ际控制人,此后董事会决议和股东会决议免去董事长欧≡阳宣的职务,欧阳宣因此以股东会、董事会召集和表决程序违法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股东会决议。


                本案中,罢免董事▲长的会议应到股东7人,实到股东仅2人,占总股数72.40%,原金之彩△公司股东会成员均未到会。一审与二审法院判决均认为,从公司决议撤销之诉角度而言,会议召集、表决方式并未违背《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股东会会议的程序及决议内容不存在瑕疵,同时援引《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3条规定认为人民法院不对解除董事职务的事由予以实质审查,并认为公司对董事职务具有任意解除权,因此否认了欧阳宣对股东会滥用“资本多数决”侵害其权益的公司决议不能成立的主张。但法院同时认为,欧阳宣可以根据司法@解释另循法律途径向金之彩公司主张赔偿。


                笔者查了其他类似的案例,法院在董事解任纠纷中,大概率是尊重公司自治,仅会形式审查公司章程,章程只要未违反强々制性规定即为有效。另有少部分︼案件中,法院对解任董事的原ξ 因进行了实质审查,并倾向于将公司章程规定的“不得无故解任”中的“故”做扩大解释,只要董事未尽公司章程规定的义务都属于可以解任的情形,而且董事很难举证证明自己尽到了忠实勤勉义务。


                但金色降落伞并不仅仅只能应用在应对恶意收购中,也同样为管理层提供了一种保障。